记者也丢iPhone 46天寻机历险记

行业:数码电子时间:2013/4/1 0:00:00此信息共有968人关注

普通人丢iphone最多报一下警自己找一下很多时候就不了了之了,但如果记者也丢iphone呢?当然记者也是普通人,但他们往往也比我们多了一层宣传渠道,且看他们找手机又是怎么样的吧~
今年大年初一,本报记者在轻纺城门口丢了一部苹果4s手机。懊恼之余,她开始了为时46天的寻找。前天晚上7点,这部手机终于失而复得。
  她有过怎样的曲折遭遇,寻回手机有怎样的秘笈?让我们听听她是怎样说的吧,或许对“果粉”们有所帮助。

被偷东西的感觉,经历了才深刻。2月10日大年初一,发现手机被偷后,我心里又懊恼又沮丧,恨小偷,也恨自己,后来自罚半年不准买衣服,才略好受点。
  iccid法行不通
  调整好心情后,我开始打算怎样才能把手机找回来。之前,我做过关于用iccid法追回手机的稿子,知道找回手机并非完全没希望。
  iccid是sim卡对应的一串20位的数字,相当于sim卡的身份证号。机主插入sim卡时,进行了激活程序,并设置了密码。如果手机换上其他sim卡,必须重新“刷机”并留下信息。而“刷机”留下的信息,会通过运营商,发送给手机的制造商苹果公司。
  手机被偷后,我向石碶派出所报了警,来处理的民警姓周,挺年轻的。他知道iccid法,也曾经帮两名失主用这个办法追回过手机,可当我说出自己的想法后,被当场泼了一盆冷水。
  “iccid法只适用小偷用宁波本地的卡激活手机的情况,如果对方用废卡或是境外的卡就不好办了。iccid法流传得太广,小偷早就研究过了。现在手机越来越难找,10部手机能找回1部,已经算幸运的。”
  听完,我十分沮丧,又有点不甘心,还是先挂失了手机号码,然后上淘宝拍了3家网店的iccid查询服务。
  同时拍3家的宝贝并非钱多了。事实证明,3家中有一家不靠谱。
  拍后,店家给了我一个网址和一个“key”,登录网址,输入“key”,就可以自助查询。
  查询出来的信息里,有一个刷机日期,这个日期一般是机主购买手机或是维修时的刷机日期,如果刷机日期在手机被偷的时间之后,那么就可以拿着刷新的iccid号到移动查人了。
  拍完后,我开始看攻略,发现被盗后的刷机一般都是2个星期以内,于是那几天,一边查询,一边等待。
  2月22日,我例行地查了一下iccid号,惊喜发现刷机日期变成了2月21日,这说明小偷已经刷机,我很高兴地把这个iccid号告诉了周警官。周警官马上帮我到移动查了,可结果让我无比失望:查询不到,对方刷机用的是一张废卡。
  facetime是什么?
  iccid法行不通后,我又上网查了其他的办法,发现除了iccid法外,还有一种facetime法。
  其实当时已经想放弃了,但想一想已经走到这一步,索性就把找手机当成一项休闲活动,又上网拍了一个facetime查询服务。facetime是苹果设备内置的一款视频通话软件,在通话界面可以找到。
  每次在插入一张新的sim卡时,苹果手机都会提示是否需要激活该功能。一旦激活,苹果公司会将sim卡卡号与facetime绑定,并将数据上传到服务器,苹果的服务器只会储存最后一次激活facetime时对应的号码,如果这个号码不是自己的,那么就是小偷,或是使用人的电话。
  facetime激活和iccid激活是2个概念,前者是激活苹果手机中的一个功能,后者激活好比重装系统。
  3月12日查询,系统显示我的手机的facetime已经被激活,激活的号码是一个134开头的上海号码。
  设法查到购机人信息
  为了确定不是一张废卡,我给这个号码先打了个电话:“小×(胡诌了一个姓),晚上一起吃饭吧。”
  “你打错了吧?”
  “您是134××××××××吗?”(故意报错2位)
  可能对方没听清,说道“是啊。”
  “没错啊,我找小×。”(硬着头皮往下接)
  没想到对方接着说:“你是不是找小潘啊,可能她前段时间用我这电话打过。”
  我赶紧回答:“是啊,我怎么联系小潘呢?”对方给了我一个189开头的号码。
  挂了电话,我把这些信息告诉了周警官。
  但周警官查询后发现,两个号码都不是浙江的,查不到机主信息,拉不出话单,无法确定对方的身份。又一次被打击了。
  这时同事告诉我,可以试试充值的办法。当天下午,同事陪着我到移动营业厅,告诉营业员想给一个外地朋友充话费,但担心充错了,想先确定一下对方身份,营业员告诉我,两个号码机主都是吴某。
  可周警官在人口信息里搜索发现,同名同姓的有500多人。
  当时我想:“算了,也不要强求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几天后,周警官给我打来电话,说已经找到了购赃人。
  28日,我带着发票和盒子,跟着周警官和2名协警赶到了上海。
  买我手机的是一名做绿化工程的生意人吴某,看上去50多岁,他态度很好,“民警给我打电话时,我心里还挺忐忑的,我没嫖没赌啊,怎么警察会来找我,原来是这事。”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这我知道,这我知道。”说着就把卡取出来,把手机递给了我。
  他说,之前他也有一部苹果手机被偷了,于是才在上海虬江路的二手手机市场买下了我的手机。
  还我手机后,他要求民警赔他到虬江路市场去,民警同意了。路上,他还一直问我,到底是怎么把手机找到的。
  在虬江路二手手机市场的外7号,正在卖手机的老板娘听说我们的来意后,一脸错愕,得知吴某要求她退款或是退一部手机,她急了,“这手机,我也是向别人买的,也是受害人啊。”
  民警问她,“买的时候,你有发票吗?”
  老板娘不说话了。
  民警又问,“你柜子里的手机都有发票吗?”
  老板娘很快从柜台里拿出了一部手机,递给了吴某。
  两点感受
  在杭州的那家淘宝店拍下iccid查询服务后,我加入了店家组织的一个苹果找回qq群,发现与我有相同遭遇的果粉实在太多了。很多丢得比我早的人目前都还在寻找,找不到大部分是因为废卡激活、跨省流通。
  回来路上,我想了想这46天的经历,觉得有两点在寻找手机中十分重要:第一是心态,要坚持也要放平,太过焦虑执着,对自己是折磨,抱着“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想法,可能找起来不那么磨人。第二,及时报案并积极配合民警调查。





来源:pconline 作者:我去年买了一个表

更多
字体大小:【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载文章等内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点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查看更多>>关于“数码电子”的更多资讯:
我想在这里出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