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待见华为?中国也无须忍受思科!

行业:网络推广交流时间:2012/10/12 10:15:53此信息共有3431人关注

贼喊捉贼的做派并不让人意外。小偷熟悉犯罪流程,比普通人更担心财物被偷走,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以至于美国基于自己的形式逻辑,对华为做出了有罪推定。

不要对贼喊捉贼感到意外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日前发表报告、认定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今日以头条文章表明立场,力图从技术和历史角度为众议院辩护,称华为的确拥有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能力。

华尔街日报称:

“华为表明自己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关系已经断绝的努力一直难以让西方人满意。美国国会认为,如果订购华为的设备,在中国与美国或其他国家交战的时候,这些设备可能成为重要的间谍工具。”

在指责华为的时候,华尔街日报对美国等国家利用电子设备进行间谍活动的历史并无避讳,并直接认为这是防范华为的理由:

“美国议员的担忧和有关国家安全的说法毫无疑问是成立的,但原因并非你所想的那样。尽管在攻击美国大型公司的网络和窃取这些公司的机密方面,中国参与者毫无疑问属于最活跃的一群,美国及其盟友不愿让华为进入美国是因为他们自己的经验告诉他们,进口的电子设备可以成为进行间谍和破坏活动的武器。

人们应该记得,正是美国的情报机构与以色列合作,凭借对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各种版本的深入了解以及对工业控制系统的专业知识,才创造了蠕虫病毒震网(stuxnet),并利用这种病毒破坏了伊朗的核研究项目。人们后来还发现了美国和以色列制造的其他网络武器,如flame和gauss。所有这些证据表明,这两个国家已经发动了针对伊朗的不那么隐秘的军事行动,这些行动最终可能引发始料未及的后果。

人们很可能已经忘了1982年发生的针对苏联天然气管道进行的电子设备破坏行动,这次行动引发了大规模的爆炸,以至于美国军队一时以为这是核袭击的早期信号。这个情节被记录在了《在深渊:一名知情者讲述的冷战史》(attheabyss:aninsider’shistoryofthecoldwar)一书中,作者是已故的里根时代前空军部长里德(thomasreed)。

美国国会的一份调查报告给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贴上了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标签。《华尔街日报》的juroosawa在视频中分析了这一报告将对华为的海外战略造成怎样的影响。

另一起事件则没有被很好地记录下来,不过这件事也引发了诸多消息灵通人士的猜测。2007年以色列空军袭击了当时被怀疑是核武器研究机构的叙利亚的一处设施。第二年,《ieee波谱杂志》(ieeespectrum)的一篇报道追踪到的消息显示,一家法国芯片公司提供给叙利亚的雷达防御设备中包含一个“切断开关”(killswitch),使叙利亚无法监测到以色列轰炸机正在执行的袭击活动。

因此,担心中国的一家电信公司可能威胁国家安全并非空穴来风。” 这种贼喊捉贼的做派并不让人意外。小偷熟悉犯罪流程,比普通人更担心财物被偷走,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以至于美国基于自己的形式逻辑,对华为做出了有罪推定:

“尽管在周日晚间cbs电视台“60分钟”(60minutes)节目一个出奇短的环节中,华为级别最高的美国员工将该公司描述为一个“让人一目了然的公司”,但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长任正非却从未接受过西方媒体机构的采访。此外,该公司股份的确切所有权也晦暗不明。美国监管机构阻止其进行某些收购,在澳大利亚,华为被禁止竞标国家宽带网络建设项目的部分工作。

华为成为世界上最令人担忧的电信设备公司自有原因。非洲的手机网络严重依赖华为销售的低价设备。有人还对华为在非洲的业务表示怀疑,不过大部分是经济方面的怀疑。华为历来在竞标时出价比西方竞争对手最多可低5%至15%,这令人怀疑该公司是政府补贴的受益者。不过,这些竞争对手也会从尽可能地为国家安全担忧推波助澜中获得好处。

总之,华为并非毫无值得怀疑的地方,美国及其盟友从近年来自身行动中就已经深刻理解到了可能出现的电子间谍、侦察和战争。”

道理不能单方面讲

平心而论,美国这些论述并非完全的强词夺理。现代电讯设备异常复杂,使用者很难完全分辨制造商的意图。电信设备的确是间谍行为潜伏的好地方。如果华为公司是垄断世界市场的超级企业,别国对其抱有警惕也是情理之中。

然而,作为新兴大国的重要企业,华为并不是电信市场的开创者,而是众多欧美电信企业的后继者。

2

▲全球网络设备制造商市场份额

如果美国以这些技术问题为理由,抵制华为的话。中国也有同样的理由抵制美国企业——美国正在为别国制造更多、同样复杂的设备。

以思科为例:思科于1994年进入中国市场,目前在中国拥有员工超过3400人,分别从事销售、客户支持和服务、研发、业务流程运营和it服务外包、思科融资及制造等工作领域。思科在中国设立了多个业务分支机构,并在上海建立了一个大型研发中心。

2005年10月,思科上海研发中心正式启用。

2006年5月,思科系统(中国)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在北京成立。2006年11月,思科系统(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至此思科公司在中国的分公司全面展开。2007年11月1日,思科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约翰•钱伯斯(johnchambers)访华,宣布创新及可持续发展成为思科在华发展战略重点。为此计划未来三至五年内在中国投入160亿美元。

2008年4月16日,钱伯斯再次访华,在北京宣布了思科在中国的下一阶段公司发展战略和蓝图。在钱伯斯访华期间,思科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及商务部分别签署合作备忘录,包括加大在研发、教育、采购、投资和培训等方面的投入。

同时,思科公司投入2000万美元与北京大学合作成立光华—思科领导力研究院,这是思科公司在全球范围内首次与教育机构共同打造的国际化学术交流平台,面向政府及企业的高层管理人员。思科已经针对中国本土的多家企业投入了7亿美元,并将在未来五年增加3.5亿美元相应投入。

2010年1月,思科宣布将把亚太区及日本区重新划分为三个大区,以更好地促进该地区各市场的战略制定和资源投入。作为原亚太区组成部分的中国内地、香港和台湾,将组成独立的思科大中华区。

2011年,思科在中国的收入占其全球收入的3%-4%,2011年思科全球总收入400亿美元,其中16亿美元来自中国。

相比之下,根据华为企业业务公布的数据,2011年实现企业业务合同销售收入38亿美元,与思科相比,仍然不足其十分之一,按照华为企业业务的战略,到2015年,其销售收入要达到150亿美元。实际上,即便如此,3年之后的华为企业业务仍不足今天思科规模的一半。实际上,就市场而言,双方目前还只是小有摩擦,应该算不上正面竞争。思科的第一大市场是美国,而华为在美国的门外踌躇多年而不得入,现在来说,仍然只是刚刚起步。华为企业业务目前40%的收入来自中国市场,而根据思科2010年的数据,中国市场收入占比仅为3%~4%。从绝对收入金额来看,两者势均力敌。如果美国限制华为、中兴等企业的理由成立,中国也自然可以基于同一理论限制思科。

还是钱的问题

在所有的公司中,哪一家让你最担心?当《华尔街日报》记者向思科ceo钱伯斯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钱伯斯毫不迟疑地回答:这个问题很简单,25年以前我就知道,我们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将会来自中国,现在来说,那就是华为。这并不是钱伯斯第一次在这样的公开场合评价华为。思科的敌人是谁?如果按照不同的产品线划分,思科的敌人还真不少,但真正对思科产生威胁,并让钱伯斯真正放在眼里的,并没有几家。

华为在美国遭到安全指责并非第一次,当初华为与3-com公司合并案就是因为美国以3com公司有大量军事合同为由阻止了这次合并案。后来华为与3com合资成立的h3c公司被惠普并购。

华为被钱伯斯称华为最强劲的对手,他表示,思科将在本土及全球市场与华为全面开战。众所周知的是,钱伯斯有着浓重的“中国情结”,年轻时在王安电脑任职的8年时间,让他对华人王安充满了敬仰,也影响到他未来的价值判断,他曾说,如果不是一个美国人,他最愿意做一个中国人。也正因为如此,钱伯斯对中国企业的潜力和可能产生的威胁有着清醒而深刻的认识。十年前,在华为对思科的威胁刚露出苗头的时候,思科就果断拿起知识产权的武器,将华为挡在美国市场之外。

3

▲任正非和钱伯斯

华为在华盛顿的代言人

威廉•普卢默是华为公司负责美国政府关系事务的负责人,他衣冠楚楚,处事圆滑,是一位狂热的“推销员”。普卢默是8个孩子的父亲。去年,47岁的普卢默加入华为公司,在此之前,他在诺基亚公司(nokia)工作了12年,负责同样的事务。现在,他有大把的机会展示自己的韧劲。依靠17张幻灯片,普卢默已经与美国政府中所有愿意倾听华为方面信息的人员进行过接触。而且,他还总结出一句精炼的说法:“华为就是华为,它不是中国政府。”

今年3月,就在美国监管部门强行要求华为剥离其对3leaf公司的收购之后不久,普卢默便拜访了国会委员会中负责国家安全问题的几位“冷脸”委员。在谈到那次会面时,普卢默明显非常激动。据他回忆,那些人都暗示华为需要听从中国政府的意愿。普卢默却告诉他们:“当然不是。”他强调华为并不是一家国有企业。“今年,通用公司还向巴基斯坦出售了150列火车头。按照这种逻辑,如果美国与巴基斯坦开战,是不是通用公司就会让火车脱轨?这种逻辑非常愚蠢。跨国公司不可能拿自己的未来冒险。”

华为从一家创业公司成长为跨国集团的速度让人瞠目结舌。公司创始人兼ceo任正非曾在中国军队中服役10年,他所服役的军队相当于美国的陆军工程兵团(armycorpsofengineers)。1983年,其所在部队解散,任正非在那次大裁军中被迫复员。公司表示,任正非凭借2,500美元积蓄,以及从亲戚那里筹来的资金,于1987年成立华为。(任正非几乎从不接受采访,对于本文内容也未做出任何评论。)

华为声称公司没有任何政府背景。正如普卢默经常强调的那样,公司的总部位于深圳,毗邻香港,远离北京。华为在国内的收入仅占公司总收入的36%。华为方面表示,政府在公司未持有任何股权,公司为100%集体所有。任正非持有公司1.42%的股份。华为表示,公司不能进行公开招股,因为中国规定,禁止大型集体所有制企业上市。魏尚进在纽约哥伦比亚商学院(columbiabusinessschool)负责中国商业与经济研究。他指出,如果进行ipo,将使公司的管理层一夜之间成为亿万富翁。但如果这样,这些高管可能会离开公司,并带走数十年的经验和专业知识。

外界通常认为华为拥有中国军方背景。但普卢默认为,这种误解是因为将华为与另外一家公司弄混了。他指出有另外一家名字类似的中国公司,实际上确实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领导,并在萨达姆•侯赛因统治时期,向伊拉克出售过光纤通讯设备。普卢默表示,2001年,《亚洲华尔街日报》(wallstreetjournalasia)的一篇文章中错误地混淆了这两家公司,之后该文章在被《2006年兰德报告》(randreport)引用——从此之后,这种错误的说法便以讹传讹地流传开来。普卢默表示:“这里面存在混淆。华为在当时从来没有提供过任何军用技术。”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onforeignrelations)的中国问题专家,以及反恐与国家安全问题资深研究员亚当?西格尔表示,声称中国政府与中国的私营企业完全没有关系,并不足以说服美国的网络安全部门。去年,中国政府便强制要求所有政府供应商提交其加密代码。中国政府还动不动就以进行腐败调查为威胁,甚至对被判贪污的公司高管处以极刑,以此保持对公司的有效控制。西格尔表示:“中国的私营企业通常需要揣摩,政府下一步想要做什么。”

为了减缓美国社会对安全问题的担忧,华为公布了其源代码,并允许一家名为电子冲突协会(electronicwarfareassociates)的公司对其进行持续监控。这一举措在印度和英国已经获得成功。ewa公司负责基础设施技术部的总裁兼ceo约翰•林奎斯特表示,华为公司接受了国防部和情报机构最高级别的安全调查,因此可以同步所有已知的网络风险。华为的客户都可以利用ewa的调查,放心购买华为的设备。但林奎斯特也承认:“没有任何产品敢保证100%无故障。”但安全专家认为,真正的缺陷通常不会在交付时显现,或许会在六个月之后,当需要补丁或更新时才会出现。但林奎斯特表示,持续监控的对象将包括后续补丁。他表示:“任何问题都不会逃过我们的眼睛,这一点我非常自信。”

更多
字体大小:【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载文章等内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点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我想在这里出现
热门推荐